清欢

【叉男天启】【夜天使】如何遇见你的天使

配对:夜天使
分级:PG-13
A/N: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科特捡回一只受伤的小鸟,呃不,天使,并进行照顾的梗。总之,变种人的普通人生活AU。没有标题,随手起的。手机码字,可能出现的bug和错别字都是我的。


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科特并不知道这将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

他像往常一样起床,像平时一样洗漱,然后烤了面包,煎了鸡蛋,还配上猕猴桃和酸奶做为早餐。

吃完早餐,他又用纸袋装好昨天晚上烤好的小饼干,准备给琴和千欢他们带过去。

临出门时,他还没忘给他那盆心爱的小花浇了半杯水。

到了宠物店里,他和总是那么温和的X教授打了招呼,又把饼干递给了欢呼雀跃的姑娘们,然后开始准备一天的工作。

今天上门的第一位客人是道顿夫人和她那只好脾气的大金毛,见到了科特,金毛就两眼亮晶晶地等着求抚摸。

他笑着摸了摸金毛的头,而其他人也都开始忙碌了起来。

今天真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天。


有时候,沃伦觉得上面一定有人非常、非常地恨他。

他不过是在夜色刚刚降临的时候出门在城市上空飞了一圈而已,结果却落到了如此狼狈的境地。

他知道自己也许不该贸然地晃着两只大白翅膀招摇过市,毕竟现在偷猎变种人的赏金猎人很多,对他的羽翼和肉体垂涎的人也不少,更不必说还有那些平时看他不顺眼或者和他结下过梁子的人类和变种人。但是看在上帝的份上,他已经连续在地下拳场打黑拳打了十二个晚上了,再不出去透透气飞一下,他觉得自己的翅膀都要萎缩了。一个晚上的自由时光是他应得的,不是吗?

更何况,今天晚上是平安夜,除此之外他还有什么地方好去呢?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他现在正在被一群毛都没长齐的青少年——青少年!——痛殴的原因。

要是在往常,这种鸡零狗碎不上台面的小角色他根本不会放在眼里。只消两三个回合,他们就会在他的拳头和翼爪之下夹着尾巴落荒而逃。

可是今天——今天不是往常。

在他在城市上空慢悠悠地飞着,享受着开阔的视野、缓缓飘落的雪花和落雪带来的难得的安静时,有人朝他开了枪。

他没有听到枪声。他只是感觉到自己一向轻盈的身体在空中猛地一滞,顿了那么一秒,然后一阵麻木的感觉开始在他左侧翅膀上蔓延开来。

接着,就是钻心的疼痛。

更多的枪声响了起来。他跌跌撞撞歪歪斜斜地扑着翅膀想要飞得更高一些,心知这对白色的羽翼在夜空中太过显眼,想要脱险只能争取飞离对方的射程。

但是受伤的那只翅膀,那只翅膀完全没有了力气。

他只能用力扇着还完好的那一侧翅膀勉强往前又飞了一点,让自己尽量不要直接坠下,然后踉踉跄跄地摔落在了这条脏兮兮的小巷子里。

然后还没等他喘过气来,在他还在因为失血和剧痛而眼前发黑双腿发软的时候,他被五六个在街角抽烟的青少年给围住了。

他知道人类青少年为了找点乐子可以多么残酷。

所以,就像他说过的那样,有时候,沃伦觉得上面一定有人非常、非常地恨他。

他一边用翅膀和四肢护住头部腹部等要害部位,硬挨着雨点般落下的拳脚和棍棒,一边抽空在心里对天空翻了个白眼。如果不是因为实在腾不出手来,他简直都要对着天上比个中指了。操他的,管他是上帝还是哪个看他不顺眼的大天使,他们全都恨他。


科特礼貌地再一次谢绝了X教授留他一起过圣诞的好意。他很喜欢教授,但是圣诞节是家人之间的节日,教授应该和艾瑞克、彼得和妮娜一起度过。他知道他们完全不会介意——教授一家都是再好不过的人,毕竟在收养自己的神父死后,是X教授给了他现在打工的工作,让他遇到了这么多朋友——但是他还是不想过多地打扰他们。

他往回走着,雪花安静地飘落下来,落在他的头发上,脸上,肩膀上。他伸出一只手去接,洁白的雪落在他蓝色的皮肤上,显得非常显眼。

尽管科特拥有瞬移的能力,他还是喜欢慢慢地走路上下班,观察着来往的行人,享受着属于自己的静谧时光。而今天,街上的人并不多,即使偶尔有人从他身边走过也是行色匆匆。路过公交站时,一个女孩对他喊了一句“圣诞快乐”,他也微笑着冲女孩挥了挥手。

天气有点冷,他缩了缩肩膀,把围巾和大衣往身上揍裹得更紧了那么一点。

然后他听到前面一条黑黢黢的小巷子好像有什么动静。

他看到,五六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子正在一边笑骂着一边踢打着地上的什么。

还有一个男孩手里握着一根棒球棒。

他又走近了一点,看清了倒在地上的是一个人。

那个人倒在巷子里落雪开始融化形成的黑乎乎的脏水里,身体蜷成一团,胳膊护着头。

然而所有的这一切,在他背上那对白色的翅膀的映衬下,似乎全都成了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

尽管那对翅膀被弄脏了,打湿了,其中一只还带着一大块应该是血迹的深色污痕,并以一种不自然的、奇怪的角度弯折着,它们还是那么地耀眼,可以一下子吸引人全部的注意力。

是一个受伤了的变种人。


沃伦可以感觉到自己喉咙里的血腥味,他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坚持多久。就在这时,他听到有人走了过来。那几个殴打他的男孩停了手,对着来人粗鲁地骂了几句什么。然而砰砰几声之后,咒骂变成了惊呼,然后是落荒而逃的凌乱的脚步声。

沃伦艰难地抬起头,想看看是什么把那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混混吓跑了。

结果他的目光一下子撞上了一双橘色的眼睛。

和普通人类全然不同的颜色,令那双眼睛似乎拥有着某种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冷静从容和……异质。

除此之外,对方还有着蓝色的皮肤,长着尖尖的指甲的爪子,以及一条在他身后谨慎地晃来晃去的尾巴。

沃伦将这一切尽收眼底,这其中的讽刺意味令他觉得简直想要放声大笑。

在平安夜被一个形似魔鬼的变种人搭救,还真是切题。

他的外形显然让那些男孩吓了一跳,而在他用瞬移能力让他们中的一员从巷子里消失之后,其他几个人显然也无心恋战,仓皇而逃。

科特上前想要查看那个倒在地上的变种人情况如何,不料对方突然抬起了头,身子也用手臂撑了起来,将他看了个正着。

他伸出去要触碰对方羽翼的手顿时定在了半空中。

“滚开。”对方喃喃地说道,声音很低,因为受伤失血而显得有气无力,本来意在吓跑来人的狠话没有半点威慑力。

“我帮你看看伤口。”科特又要伸手去探,结果对方仿佛受惊了一样地一把打开了他的手,猛地向后退去,翅膀也剧烈地挣扎了起来,羽毛全部炸开了。

“别碰我!用不着你管!我有自愈能力!”

他勉强地用手扶着墙,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眼前这个人戒备的神色,让科特想起了他们以前遇到的一只受了伤的野猫。

当时那只猫明明伤得连骨头都露了出来,还要弓着背嘶嘶地叫,露出尖尖的牙,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张牙舞爪虚张声势地想要把他们吓走,不肯接受他们的帮助。

他和斯科特当时花了很长时间它才肯乖乖地被他们带走。

想到这里,他往后稍微退了一步,摊开双手,表示自己毫无恶意:“即使你有自愈能力,伤口放着不管也不行的。还有你骨折了的翅膀,如果不固定好位置,愈合得不对的话之后还要打碎了重新长。”

“更何况在这样的晚上,没有人应该孤零零地呆在街上。”

他笑了一下,对着他伸出了手。

“科特·瓦格纳。”

对方迟疑了一下,抓住了他的手,让他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

“沃伦·沃辛顿。”

沃伦不能冒险继续留在那条小巷里——开枪打伤他的人或者其他想要拿受伤的变种人取乐的混蛋随时都可能出现。所以他任由这个叫做科特的变种人架着他瞬移回家。

科特没有问他为什么圣诞前夜出现在大街上而不回他自己的家,他只是把沃伦放在了客厅的沙发上,然后从浴室水槽下柜子里拿出了急救箱。

与此同时沃伦则不着痕迹地打量着科特的家。

科特的家里非常温馨,无论是旧而舒适的沙发,磨得光亮的木质桌椅,有着岁月痕迹的地毯,还是装得满满的书架,这所有的一切都带着明显的生活气息。

这不是一个暂时的栖身之所,不是一个只用作遮风挡雨的屋顶。这是一个家,有人在这里认认真真地生活着。

当他的手抚上了沃伦受伤的左翅时,科特才意识到,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寒冷,对方一直都在微微发抖。

沃伦安安静静地坐在沙发上,从科特站着的角度,可以看到他低着头,垂着眼睛,先前被雪打湿了的卷发湿漉漉地贴在脑袋上,显得意外地驯顺。而他洁白的羽翼此时此刻也静静地垂着,触感柔软,仿佛某种初生的柔弱的小动物,一改先前挣扎时的凶猛狠厉。

他就这么默默地为沃伦的伤口清理、消毒、上药、包扎,为他骨折的地方上好夹板,为他淤青的地方涂上药膏。在触碰到沃伦伤处的时候他的动作轻柔得如同少女在晨雾中的呼吸。

就像是在救助某个狂风大作的雨夜里落到他阳台上的一只受伤的小鸟一样。

而沃伦则随着他的动作,时不时地绷紧身体,额角渗出点点汗水。并且因为疼痛而重重地喘息着。

等到伤口全部处理完毕,两个人都出了一身的汗。科特为沃伦拿来了热水和毛巾,为受伤不便洗澡的对方擦洗身体。

所有的一切都整理好之后,科特为沃伦铺好了床。他看着这个和他年纪相仿的男人在床上趴好,然后为他关上了灯。

“圣诞快乐,沃伦。”

而沃伦没有回答。

科特回到了客厅里面,在茶几上为圣诞老人摆好了饼干和牛奶,就像神父还在世时他们每年都会做的一样。

他向上帝进行了祷告。然后他在沙发上躺了下来,沉沉地睡去。

他的梦里没有天使,没有洁白的羽毛。

第二天早上,科特在睡梦中朦朦胧胧地听到有人起床的响动。然后他迷迷糊糊地感觉到,好像有谁在他睡着的沙发前站了一会儿。

再然后,是轻轻的脚步声和关门声。

等到他真正地清醒过来之后,科特发现沃伦已经离开了。床铺得整整齐齐,而茶几上为圣诞老人准备的饼干牛奶也已经被毫不客气地消灭干净了。空盘子旁边还放着一张纸条,上面潦草地写着“圣诞快乐,科特。”

“以及,谢谢。”

茶几旁的地板上还静静地躺着一根洁白的羽毛。

科特将羽毛捡了起来,然后露出了微笑。


感谢上帝,让自己顺利搭救了一个天使。这是科特昨天晚上祈祷的主要内容。

而同样是昨天晚上,从不祈祷的沃伦·沃辛顿也终于蒙神眷顾,遇到了他一生的挚爱。

END

评论(5)

热度(67)